首页
> 热门专题 > 健康驿站 > 健康知识

战疫征途,心理助你 | 和情绪共生:病毒教会我们的身心健康之道

发布日期:2021-08-20 13:59 浏览次数:

病毒来了,你怕吗?如果你感到恐惧、担忧、惊慌,或者还有其他的负面情绪,这些都很正常,无需为此觉得羞愧和自责,因为我们都是凡人不是英雄。可是,害怕有用吗?也许你会说,你头脑里知道害怕没用,但还是控制不住地害怕、担忧,甚至惊恐、抑郁等等,产生了一系列的负面情绪。也许你会厌恶和痛恨这些负面情绪,觉得它们影响了你的生活。你希望像赶走病毒一样,也赶走这些负面情绪,你因此陷入了一场和自己内在负面情绪的战争。

也许你会想,这一切都是病毒惹的祸,你想咒骂病毒,想消灭病毒。可吊诡的是,你的情绪越糟糕,你抵抗病毒的免疫系统就越难工作,就好像走进了一个没有出路的死胡同。谁能带我们找到出路呢?如果我说是病毒,你会大跌眼镜吗?也许你想骂我胡说八道,没关系,可以边骂边听我说,骂一骂也有助于你的心理健康。

01

人类要进化,就得学会和病毒“共生”

因为害怕生病,我们常常不自觉地把细菌和病毒当成敌人,欲除之而后快。而科学家的研究告诉我们,我们其实误解了细菌和病毒这些微生物。哪怕是人类看来最“邪恶”的病毒,它们的本意也不是为了来消灭人类,而是为了和人类共生。

在我们人类还未诞生的时候,病毒和细菌这些微生物就已经在地球上存活了几十亿年,要说它们是人类生命的起源,恐怕我们情感上难以接受,但如果不是先有它们,就不会有今天的我们。达尔文的进化论告诉我们,生物进化是“随机变异,自然选择”的结果,比如眼睛是这样进化出来的:开始动物都没有眼睛,突然,因为基因变异出错导致某种生物体内产生了一个感光细胞,这样它就比别的生物多了一个优势,就是能感受到太阳的方向,于是就能比那些全瞎的同伴留下更多的后代,然后这种特性就被自然选择遗传下去。再然后,又偶然出错,变异产生了两个感光细胞的后代……这样一代一代地,终于进化出了眼睛。这种进化的概率让数学家们纷纷摇头,数学家霍利就说:“我信你这个,还不如信一场龙卷风经过一个废品收购站,吹出一架波音747”。

于是,美国生物学家林恩·马古利斯就在传统达尔文理论之外,为生物的进化提供了另一种解释。马古利斯的解释叫做“连续内共生理论”,就是生物的进化并不是源于自身的基因突变,而是到外部去寻找合作,与其他物种一起共生的结果。说白了就是自己没有的基因,可以到外面去找,把其他物种的基因拿来给自己用。马古利斯说,等待一个高等生物将一个好的基因变异传递给全族群,那需要100万年时间。但如果是病毒的基因与宿主的基因发生重组呢?这个过程就会被缩短到几年。这么一来,进化的时间就来得及了,数学家们也不会摇头了。而科学研究也证明了这个理论,人体中存在很多这种和微生物基因重组的结果,比如男性精子那个来回摇摆的尾巴就不是进化出来的,而是与外来的纤毛虫共生整合之后的结果。我们人类现有的DNA中,有大约10%是从细菌、病毒的基因中嵌入的。所以,马古利斯声称,人不过就是一大锅细菌病毒汤。

知道了这些知识,我们是不是不该憎恨病毒和细菌,反而应该感谢它们呢?当然,因为病毒的种类有很多,眼下大家最恐惧和痛恨的是冠状病毒,说这些绝没有让大家轻视冠状病毒的意思。特别强调的是,如果生病了一定要去寻找专业的医疗救治。但知道了这些知识,也许我们可以减少一些对病毒的恐惧,能用更平和的态度去面对身边的细菌和病毒。

02

肠子里的细菌会影响心理健康

我们一直都以为人类的心理活动是大脑反应的结果,但最新的神经科学研究却发现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现象,就是我们肠道中的神经竟然也影响了我们的心理和情绪反应。肠道类似于人类的“第二大脑”,神经科学称之为“肠—脑轴”。肠道有自己独立的神经系统,有将近1亿个神经细胞,与脊髓的神经细胞数量相当,它承担的功能可与大脑相媲美。我们日常语言中的“心肠好”、“蛇蝎心肠”等等会把“心”和“肠”放在一起,原来是有道理的。

另外,肠道内的免疫细胞数量占了人体免疫细胞的70%以上,这就意味着人体主要的免疫系统存在于肠道内,而不是血液循环和骨髓中。而肠道的免疫功能和神经传递功能主要是由肠道中生存的细菌们来完成的。人体内生存着无数的细菌,肠道内细菌最多,有上千种,总数大约100万亿。如果把这些细菌一个挨一个地排好队,总长度可以绕地球两圈。这些细菌在肠道内构成了一个复杂的内在生态系统,不同种类的细菌生活在一起,就像一个物种丰富的热带雨林。我们都知道生物的多样性维持了生态系统的健康平衡,物种越丰富则越容易建立平衡关系。肠道内的菌群也是一样的道理,如果我们人为地用药物去杀灭体内的细菌,破坏了细菌的多样性,体内的生态环境就会失去均衡,此时人就容易生病。

“内共生”已经成了当代医学中最新锐和进步的理念。由于抗菌药使用不当会干扰肠道内的菌群环境,导致免疫力低下,不滥用抗生素和化疗药等杀灭细菌的药物已经成为普遍共识。此外,也有大量的研究证明了肠道内的菌群紊乱易引起抑郁症、多动症、自闭症、精神分裂症、阿尔兹海默症等多种精神疾病,通过改变患者肠道内菌群紊乱的方法可以有效治疗很多精神疾病。没想到细菌原来也会影响到我们的心理健康。

03

学习和自身的负面情绪共生,不把负面情绪当敌人

既然“共生”是自然界普遍的法则,这个道理其实也适用于我们的心理活动。人的内在情感和情绪反应也构成了一个精神的生态系统,一样需要保持生态平衡。任何一种过度的情绪反应都会导致心理疾病,我们同样要学会和内在的情绪“共生”,尤其是和平常所谓的“负面情绪”的共生共处。我们通常都会喜欢开心、快乐等等“积极”情绪,而不喜欢“悲伤、愤怒、恐惧”等等“消极”情绪。但正如大自然的生态平衡中,没有绝对的“好”的物种和“坏”的物种之分,人的情绪也一样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

哪怕是看起来很负面的情绪,它们也不是我们的敌人,每一个情绪背后都存在着重要的价值。就像迪士尼动画电影《头脑特工队》中告诉我们的,每一种情绪都在为我们的生命服务,它们各自用不同的方式守护着我们的健康。比如喜悦带给我们快乐,愤怒帮助我们维持公平,厌恶保护我们远离危险,恐惧让我们行动更谨慎,悲伤让我们学会了同情。所以,不同的情绪就像自然界的生物一样,需要彼此合作共生,我们要平等地对待它们。

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我们就该知道,当我们产生任何情绪反应时,我们首先应该做的是用中立的态度去接纳它们,不评判,不压制,但也不纵容,不与它们为敌。心理学家荣格说过:“做一个完整的人,不做完美的人。”大自然有白天也有黑夜,月有阴晴圆缺,每一个人都有光明面,也有内在阴影。光明和阴影,同属于一枚硬币的两面,它们共同构造了我们内心的整体,同属于我们的一部分。只有共同拥有它们,我们才会变得完整。当然,接纳负面情绪,和负面情绪共处也需要学习一些方法,我们会另外写文章来给大家分享这些方法。但方法很多,我们只有先了解自己,然后才能找到那个最适合自己的。当下居家隔离的特殊时刻,恰好给我们创造了与自己相处的机会,我们可以用这个机会好好探索和了解自己。

最后,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欧洲中世纪曾经爆发过大范围的黑死病,奇怪的是,这场曾导致欧洲2500万人死亡的大灾难,虽然从英国伦敦开始逐步扩散蔓延,但英国北部却躲过一劫,这要归功于英国中部的南北交通要塞“亚姆村”。亚姆村村民曾经用自我牺牲的方式,阻挡了黑死病在英国前进的脚步。黑死病爆发以后,村民们在神父威廉·莫泊桑的倡导和带领下,用石头建成高墙,保证里面的人不会出去,外面的人也不会进来,并发誓永不穿过这条边界。瘟疫几乎毁灭了亚姆村,全村344个村民中,有267人死亡,逝者将生前的遗言刻在了自己的墓碑上。“亲爱的孩子,你见证了父母与村民们的伟大。”——这是矿工莱德父亲写给女儿的。“原谅我不能给你更多的爱,因为他们需要我。”——这是医生留给远方的妻子的。神父威廉留给世人的是:“希望你们把善良传递下去……”

虽然这样的故事已成为历史,但在今天,我们依然需要“把善良传递下去”。对善良的传递,首先需从我们自身开始,用善良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内在情绪,学会与一切“负面情绪”共处。善待自己,善待他人,善待一切生灵和万物!

作者简介

周宗伟,博士,现为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副教授,硕导。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美国NGH催眠协会注册催眠师,目前主要从事心理咨询和艺术治疗等方向的教学和研究。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